PS:

桔埂會一夜白了頭髮,是有原因的,詳情請見草帽情事1-淚光閃閃

相關連結:

草帽酒店-情事例の2~ 想念你(純屬虛構)

草帽酒店-情事例の 1~ 淚そうそう(淚光閃閃)(純屬虛構)

草帽酒店-酒店的啟源:草帽的老地方-交易所vs.酒店(2/7合併紀念)

  

  草帽酒店最近多了一位爆乳美女在酒店幫忙,因此也讓酒店的生意更加地興隆,傳說這位美女的父母是跟酒店有所淵源,她到底是誰的女兒呢?????

  各位看倌,讓柔柔慢慢道來吧......

    

       

  
             草帽酒店-情事例の 2~想念你 @ Yahoo! Video

  

  身為一位忍者,除了從事情報、破壞等工作,最主要就是殺人,過著終生見不得天日的生活,更不能留下任何紀錄,以免日後東窗事發。

  斬鬼丸...一位身為武田家旗下最優秀的暗殺忍之一,斬鬼丸身為武田家為榮耀,但沒想到在一次出任務時,因為一時的失手,影響了他一生....  


  寂靜的深夜,一彎月牙如勾,淡淡地揮散著銀色的光澤。

  寒冷、痛苦、宛如萬蟻穿心的剪熬難耐。

  男人高大的身形躺在地下,蜷縮得像個無助的嬰孩般,他痙攣地捉著地下的土,因痛苦而揪皺的五官幾乎看不出原本的面貌,涔涔的冷汗著不斷冒出,幾乎濡透了身上的衣衫,但他卻咬著牙沒喊出聲,喉間逸出的呻吟卻如負傷的野獸,教人聞之為之戰慄。

  不,他不會死。

  痛苦暫歇之時,斬鬼丸冷靜下來告訴自己,才不過區區的苦痛,絕對不會將他打倒!

  斬鬼丸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痛苦也像是被稀釋了般變得不太清晰,他的生命彷彿風中燭火,卻是將熄不熄,一口氣息就快要斷絕,也是將盡難盡。


  不!他不會死!斬鬼丸在心裡怒吼,在經歷過那麼多的苦難都沒有死,現在,就算是閻王反悔,也絕對不能將他的命收走!

 

    

 

  
  位於稻葉山城裡最熱鬧的街上有家草帽酒店....大家還記得草帽酒店的二小姐-紅雲卉雪(小名 - 水月)嗎??各位看倌來看看,今天草帽酒店又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月明星稀的夜晚,萬籟俱寂,伊家酒店的院子裡在夜裡多了一份寧靜。

  水月平時除了打理咱家酒店外,閒暇時就愛鑽研醫書,在一次出外採藥時,因為遇到了一位神醫,可能是緣份吧,水月在這位神醫的討教之下,也學會了一手好醫術,而水月出神入化的醫術已經早就為稻葉山的城民所知,所以除了要打理酒店的事務外,平時還要兼幫看病人。

  屋子裡仍亮著燈火,一如往常的習慣,水月總會在結束繁忙酒店的事務之後,在夜裡秉燈夜讀,沒聽見三更的梆子,不會上床就寢。

 

    

 

  不知怎麼地,今天晚上水月的心總是亂亂的,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了,最愛看的醫書也一直靜不下心看,慢步走到咱家的後院,聽到了細小的呻吟聲......

 

    

 


  在把他撿回來後,水月最愛看他喝藥的樣子,她眸子一歛,看見他端在手裡的藥湯碗,忽地,一抹燦爛的笑容如花般在她的唇畔綻開,「快點喝藥啊,快喝,趁熱。」

  斬鬼丸看著她,明顯地動作頓了一下,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激賞她的笑容太過美麗,還是趁早絕悟她那過份的美麗其實是不懷好意。

  驀地,他以唇就碗,仰首將藥湯一飲而盡,雖然他已經盡量掩飾得很好,但眉心卻仍舊緊皺了起來。

  他忍不住心裡低咒了聲。

  該死!!這藥再繼績更苦下去,喝了真的不會死人嗎?!

 

    


  
  雖然知道他是位暗殺忍,救了他可能會有更多的怨魂死在他手下,但每次看到他發病痛苦的臉龐,就於心不忍,所以,水月還是乖乖地到煉丹房,看照丹爐的火勢,也添著藥材,而這幾天解毒丹也將快要完成,所以這幾天為這爐解毒丹成敗的關鍵,她半點也不敢馬虎。

  
  就在這時,心神專注的水月沒有發現門外有人在看著他,斬鬼丸緊抿著薄唇,一瞬也不瞬地瞅著她,聽伊家三小姐說她已經一整天沒閤過眼,那眼眶下少眠的陰影也比平常人明顯,教人看了就心疼。

  然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他!!

  在這等著丹藥煉成的日子,是斬鬼丸以前沒來沒有過的悠閒生活,看著一心一意為他練解毒丹的水月,他那鐵石心腸的心,也一點一滴的被融化了......

 

    


  無窮盡的痛苦宛如滾滾潮水,將他淹沒,讓他不能喘息,痙孿的痛楚絞在他的心口,彷彿老天爺在測試他的命究竟有多堅韌,存心要將他扯斷一樣。

  他不想死。

  不是因為害怕死亡,而是他怕沒了命,今生今世再也見不到水月那張白淨的臉蛋,再也見不到那張臉上展露倔強的顏容。

  「斬鬼,你聽見了嗎??聽見我的聲音了嗎?」

  是的,他聽見了。

  那熟悉的嬌嫩嗓音如清甜的泉水般,滲進他乾涸的心頭,平緩了他的痛苦,讓他稍微能喘過氣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見了一張被淚痕佈滿的小臉,她的臉色看起來好蒼白,彷彿病了的人不是他,而是她才對!!

  剛才,她替他施行針灸,在下針的時候,她竟然在發抖,生怕自己救不了他,她怕自己判斷錯誤,一個不小心把他害死了!

  如果,她真得來遲了一步,如果,她真得錯斷了症狀,沒法兒救得了他,那她只怕也不想活了,追隨著他一起同下黃泉!!

  「妳不是說過,如果在解毒丹煉好之前,我的病先發作了,就只有死路一條,如果我命該如此,妳在傷心什麼呢?」

  「我是說過,可是....」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平復自己激動的情緒,「可是,我不會讓你死,我會盡一切努力,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死掉!」

  她認真地看著他,眨掉眼底凝聚的淚水,在今天之前,她不知道自己會因為他的生死如此痛心難受,那感覺就像有一把剪子,用力地絞著她的心,最後碎成了千萬片。

 

    

 

  「那妳救我要做什麼呢??」他斜挑起一道眉梢,反過來質問她,「倘若我死了,就會少一個人死亡,只要我每多活一日,就會再多一條無辜的人命.....」


  「你也知道那些人無辜,為什麼又執意要殺呢?」

  「聽從主子,是我從以前的意念。」

  「那......那些人就該死嗎?」

  「無論他們該不該死,都不在我考慮的範圍之內,也改變不了我已經做下的決定。」他輕沉的嗓調說得斬釘截鐵。

  一口氣湧上水月的喉頭,讓她好想罵人,但一張開嘴,她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有的只是想哭泣的哽咽,此刻的他看起來如此痛苦,臉上依舊毫無血色。

 

  她不想讓他死,就算他比現在更惡劣,她還是想把他的毒傷治好,完全無法考慮他傷好之後,有多少人會因此而喪生。

  反正,他能殺人,她又不是不會救人,到時候她就看自己能救活多少人,那就盡量救吧!!

  「你不能死,我既然答應了要救你,就絕對不會讓你死。」她也做了決定,誰都不能讓她改變。

  「我要妳知道一點,就算你治好了我的病,我也不會因此而停此殺人,妳最好考慮清楚。」他定定地看著她,伸手以姆指滑過她的臉頰,在她白嫩的頰上還殘留著哭過的淚痕。

  「我心裡再清楚不過了。」她倔強地抿起丹唇,努力地將眉心之間最後一絲掙扎給抹去,「所謂『醫者父母心』,我不能對病患見死不救,我會將你治好,等你病好了之後,無論你要做任何事,我都管不著。」

 

   


  自從救活他以後,看著他的臉色一天比一天的好,水月的心情也愉悅了起來,但在今天早上聽到了他又要離開去執行暗殺任務後,一口熱氣湧上她的喉頭,把她好不容易忍住的淚水給逼了出來,「好!!你就那麼想要自己那麼快死是嗎??」

  她真的氣壞了,真的什麼都管不了了!

  「好不容易把你救活了,現在又要去執行那麼危險的任務,你自己想死,我管不著,但你要記著一點,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會活下去,你就讓我跟著一起陪葬好了!」

  「妳.....」她竟敢拿自己的死活跟他開玩笑?!

  一口怒氣翻騰湧上他的喉頭,比起聽到自己會「死得很難看」,斬鬼丸更關心她的性命!

  她說會陪他一起死去,這傻氣的話揪得他的心臟狠狠一痛。

  只是,他仍舊無法忍受,光是想到她因他而死,痛苦的感覺就讓他快要發狂,心如刀割。

  但水月心裡又何嘗不是心如刀割呢?

  為什麼?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為什麼他就是不能體會她一番苦心,為什麼要拿自己的命與她睹氣?

 

    

 

  以前沒有水月時,他還覺得無所謂。自從生活裡有了水月,再接這種危險的工作,他就萬分不願意了。

  不是因為貪戀跟她在一起的美好,而畏懼生死,不想面對殺戮,而是害怕若是自己出事,會讓那溫柔的小女人難過,為他掉淚.....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直到這時候,他才驀然明白一件事。

  原來真心愛上一個人,會讓人變得軟弱,處處為情人著想,心裡充滿婦人之仁,一點也不像男子漢。

  他,領教了。
 
  但,己經跟主公說好了,如果不執行完這次的任務,我就無法離開這個組織,如果不離開這個組織,以他這麼危險的職業,要如何能給水月一個安心的家呢??

  斬鬼丸,深深地看著水月,想說出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心裡頭想著的是:「這是最後一次了,相信我!!」,最後還是回頭離開了草帽酒店....

 

    

  

  但......斬鬼丸沒想到這一去,就是人鬼殊途,因為事情的敗露,對方已佈好天羅地網等著斬鬼丸上門....

  在幾個月後,水月才從行商的路人探知,有位武田家的忍者在行刺的途中,不幸狀烈犧牲了...


  她想念他!!

  失去了他,思念的毒發作得比她想像中還要劇烈疼痛,幾乎要將她整顆心都給腐蝕了。


  如果他不忍心她想念得如此痛苦,為何忍心離她而去呢?

  是她,是她親手將他送走的!

  她明明就不希望他離開,那天,他離去的眼神是如此堅決,他們甚至於沒有好好說上半句話,她不該讓他走的,不該讓他離開身邊的。

  一個人孤零零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孤獨地啃蝕著思念,對於那個讓自己如此痛若的人,想忘忘不了,想恨恨不了,明明就愛得近乎瘋狂,卻終此一生都不可能再見面。

  從此失去了他的殘酷事實,讓她心魂俱碎。

  「斬鬼,我的斬鬼.....」她哽咽的嗓音虛得彷彿要消失一般,在寧靜的夜裡聽起來格外地淒楚。

  「斬鬼.....」燈忽明忽滅的光亮映在她的淚顏上,空無一人的闃靜,一次次迴繞著她哀淒的嗓音,久久不絕。

  

    

 

  剛敲過了破曉更,天際透出微弱的晨光,更夫前面才離開不久,還不到盞茶的功夫,街道上已經出現了小販走卒,轉角的酒店開了門,夥計勤快地搬開一塊塊木門板,擺出桌椅,準備迎接吃飯的客入上門。

  而在這時,酒店三小姐的叫聲割破了清晨街道上的寧靜,她連忙從樓上衝了下來「來人!!來人啊!!」

  眾人聽聞騷動是從酒店那邊傳來的,紛紛丟下手裡的工作,急忙拔腿跑了過去,只見三小姐桔埂顫著聲,指著樓上二姐的房門,叫喊著說:「二姐不在房裡.....她的房裡桌上只擱著這張紙了!」

  這時,伊家當家伊柔,拿過她緊掐在手裡的紙張,以清嫩的嗓音緩慢地讀著紙上的字句。

  「水月被我帶走了,別白費心機尋人。」

 

    

 


  在幾年後,在遙遠的地方....風輕輕地從草原上吹來,拂過了初春的櫻花樹,吹撩起她耳畔的柔軟青絲,水月抬眸看著心愛的男人,任由他霸道地將她擁進懷抱裡,像是在嬌寵著寶貝般吻著她,讓她的心裡篤定這個男人會寵著她一生一世。

  偶爾,在她午夜夢迴之際,還是會想念起在稻葉山的日子,但她卻從來沒想過要離開這個男人,他的懷抱將是她這輩子最後的依歸。



    

 

 

  以上是由草帽家族為了慶祝信長開放野外高畫質所演出的肥皂劇,以上純屬虛構

  最後一張那水月的臉粉嫩粉嫩的(我看丸子都快把水月吃了XD),是不是跟前面幾張差很多啊!!

  為了讓以上的明星能有正常的生活,請各位影迷在平時不要去打擾這些明星喔

 

後記:

「水月?」他對著背影輕喚了聲。

  聽見熟悉的渾厚嗓音,水月渾身一震,手裡的藥籃子咚地一聲摔到地上,她緩慢地回眸,看見了他俊美的臉龐。

  「你沒死???」她在開口的同時,一顆心揪得她快要喘不過氣來。

  「嗯!我沒有死,這次我來是要接你走的,我們離開這裡,一起去浪跡天涯,離開這些是非之地。」他溫柔地笑著。

 

 

         想念你的歌 - 伊藤由奈 Endless Story

      (日文歌詞)

     If you haven't change your mind
     そばにいてほしいよ Tonight
     強がることに疲れたの
     幼すぎたの
     Every time I think about you baby
     今なら言える I miss you
     It's hard to say I'm sorry


     たとえば誰かのためじゃなく
     あなたのために 歌いたいこの歌を
     終わらないstory 続くこの輝きに
     Always 伝えたいずっと永遠に


     Memories of our time together
     消さないでこのまま don't go away
     あたたかく溶けだして 確かめるの
     優しさのしずく この胸にひろがってく
     切ないほどに I'm missin' you
     重ねた手 離さないで


     たとえば叶うなら もう一度
     あなたのために 歌いたいこの歌を
     終わらないsotry 絶え間ない愛しさで
     tell me why 教えてよずっと永遠に


     たとえば誰かのためじゃなく
     あなたのために 歌いたいこの歌を
     終わらないstory 続くこの輝きに
     Always 伝えたいずっと永遠に


       (中文歌詞)

     If you haven’t changed your mind (如果你心依然)
     希望你今晚能在我身邊
     因逞強而疲憊
     是我太不成熟了嗎
     Everytime I think about you (每一次我想起你)
     如今我才能說 I miss you (如今我才能說我想你)
     It’s so hard to say I’m sorry (說抱歉是如此難)

     不為了別人
     只想為了你 唱這首歌
     永不結束的story 在這永恆的光芒裡
     Always 想傳達給你 永遠永遠

     Memories of our time together (我們過往的回憶)
     無法抹滅 就這樣 don’t go away (不要消失)
     溫暖地溶解 然後明白
     溫柔的水滴 在我心裡蔓延
     如此煩悶地 I’m missing you (我正想念著你)
     請不要放開握著的手

     如果能實現的話 我想再一次
     為了你 唱這一首歌
     永不結束的story 永不停止的愛
     tell me why 告訴我吧 永遠永遠

全站熱搜

柔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