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

草帽酒店-情事例の2~ 想念你(純屬虛構)

草帽酒店-情事例の 1~ 淚そうそう(淚光閃閃)(純屬虛構)

草帽酒店-酒店的啟源:草帽的老地方-交易所vs.酒店(2/7合併紀念)

 

 

                            

  

   這篇訴說著一位遊走在各國為了自身安全,而善長變身的浪人如何與草帽酒店小女兒相識、相愛、分離淒美的愛情故事,細細聽我道來

 

   打從一入夜,她就坐不住,不停地站在酒店門外去張望,想著他說不準就回來了,尤其在初更過後,黝暗的天空開始降下了傾盆大雨,她就站在長廊下等待。

    

  

  本來就沒事兒,不是嗎??

  此時此刻,她只能想起他們昔日的甜蜜恩愛,已經都快要忘記他們究竟為何爭吵了,本來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現在的他們就像這明亮的夜晚,被葉片兒分隔成兩邊,沒法兜在一塊兒,只有嵌在她心口的痛,是如此地張狂,令人難以忽略......

這時的桔埂,又回想起當初相識的點點滴滴....

 

  辰時剛過,天色尚早,漸暖的日頭將沁涼的露水給消融了,酒店外的楓葉沾著雨露,在朝陽的照射之下顯得特別美麗。

  草帽酒店現在是由三姐妹在經營。

  那大家就會問了,那伊家夫婦去那裡了,他們二老早就雲遊四海去囉,很放心的把酒店交給了這三姐妹去管理。

 

大姐-亞協斯妮,酒店的掌櫃,能言善道,每天都拿著算盤,掌管了整個酒店的小大事務。

二姐-紅雲卉雪,酒店的掌廚,除了會煮一手的好菜,還研讀草藥,閒來無事,還會幫客人解解病痛。

三妹-桔埂,酒店的保鑣,平時呆呆的,但只要店裡誰敢來找麻煩,就要先問問桔埂他手上弓箭的同意了。

    

 

           這時的草帽酒店前,又看見了二小姐、三小姐在比試箭法了。

    

 

         因為大姐的制止,桔埂乾脆拿起胸口的笛子,吹起了一首「紫竹調」

    

   

  桔埂一時的氣不過,拿起手上的大長刀,直接往玄丞大人斜砍過去,他向後連績三個空翻,原以為可以避開,不料刀氣尾隨不放,他驚覺寒氣逼近,連忙惻身微閃,刀刃驚險地貼面而過,削去了他的幾綹髮絲。

  從半空蹲踞落地,他抬頭看著桔埂,收起了小覷之心。

    

 

  「怎麼了?你似乎很託異。」桔埂手持大刀,睥睨一笑。

  「一個女人,能有這等功夫,的確不容易。」他慢慢立直,甩著後面的披風,再將垂落到前額的頭髮梳向後腦。

  「等你死在我手裡,再慢慢佩服吧!!(最痛恨別人嫌我的笛音難聽了)」她譏諷地說著,陡地又舉刀欺了過來。

  玄丞不再大意,仔細左右迴避刀鋒,兩人你攻我守,你來我往,打得激光四射,互不相讓。

  桔埂攻勢凌勵,玄丞大人陪她過了幾招,不想再與她周旋,突然冷笑一聲,往上飛竄在酒店的屋頂上,接著,他拿出了腰間的長笛,吹起了一短優雅的笛音,在稻葉山城裡的人,都停下了急忙的腳步,靜靜的聽著這難得一見的笛音~

    

 

    玄丞用笛音收服了刁蠻的桔埂,從那時起,在酒店門口就常常看著小倆口琴瑟和鳴的身影

    

 

  但好景不常,桔埂發現了一件事......

  她發現玄丞愛的不是只有她一人,雖然她早就明白,愛上玄丞這種浪人,就不能要求太多,可是,她天真地以為她對他來說是不同的,是可以陪伴在他身邊,獨享他的真愛。

    

 

  然而,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她的奢想。

  可是,她不甘心!!她怎能忍得下這口氣?

  一道酸苦蝕融著桔埂的心,拿著手中的槍,多想就這樣一口氣斃了眼前的情敵「烤肉飯」,但那也只想想而己,不能因為兒女私情,就壞了自家酒店的名聲

    

 

  桔埂經過了一夜漫長的思考,決定要斷了這段情....

  「桔兒??」他伸手想拭去她頰畔的淚,卻被她轉頭避開。

   她別開視線不看他,哽咽著,緩緩地說出內心如鐵石般不可動搖的決定,「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了,如果你不走,就換我走」

  從她口中說出的字句,如火般灼痛他的心臟。

  「你不用走,這裡是你的家,我走。」終於,他開口了,低嗄的嗓音近乎沙啞,無論如何,他都希望她能獲得最大的幸福。

      她搖搖頭,唇畔噙起一妹嫣然卻蒼白的微笑,「玄丞」,想說些什麼,但始終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說完,她轉身頭也不回地不看他,眼淚才掉下來......

    

 

  看見他高大的背影逐漸走遠,她的心又開始悶了,痛痛的,彷彿有人在她的心頭剜著、掏著,空洞的感覺教她覺得好不舒服。

     她想喊他,但最終她仍舊是咬住了唇,將他的名字含在嘴裡,反覆咀嚼著,有點兒苦澀,也有些兒甜.......
    

  曾經,她以為他們懂得彼此的心,這時再想想,原來一切不過是她的自以為是,她以為自己不笨,卻沒想到發現人要變笨很簡單,只要愛上了一個人,這世界的樣貌就全變了。

  雖然她想逞強,但心痛的感覺是誠實的,豆大的淚滴一顆、兩顆,接連地滾落她瑩潤的臉頰,然後是一成串彷彿斷了線的珍珠般,不片刻,桔埂已經是哭的像個淚人兒似的

    

 

  幾番千秋過後,玄丞大人因為一直不忘桔埂她的美、純真,決定回到稻葉山城看看她是否安好。

  結果卻在酒店發現多了一位男子在負責店裡的事務

              

 

  從遠方,聽著小女孩喊著他爹,玄丞大人一時的詫異,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火月:「阿爹,我最近又看到一套仙女裝,好美喔>_<,買給侖家啦。」

  龍的心:「好好,你要什麼,阿爹都買給你,誰叫妳是阿爹的心肝寶貝呢。」

  桔埂:「阿龍,你就是這樣子,太疼阿月了,這樣她以後怎麼繼承酒店的生意呢。」

  玄丞大人聽著他們的對話,一切都明瞭了,桔兒一直無視於自己的存在,她果真忘了我,嫁予他人了

   桔埂這時的心中卻在高興中,看著遲久未見的玄丞大人,一時不知要如何開口,心裡埋怨著:「這玄丞都不開口跟我說話,難道要身位小女子的我先低頭嗎>”<」

               

 

  看著眼前的一家和樂的樣子,這下玄丞也知道該死心了.....好痛!他在心裡低喊著,整個胸口都在痛,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啊~~~

  他閉上眼,整個人難過得抽痛不止。

 

  桔埂看著玄丞旁邊的女子,難道他這次回來不是來找我的嗎???如果是來找我的,為什麼還帶了另一女子一起道來...。(謎之聲:洋妞比較辣....

  桔埂傷感地望著他,深深感到絕望...

 

  等了好幾年,盼著他回來,他是不是己經忘了我了???

  在外遊蕩了好幾年,為了她才回來,但卻已嫁做人婦了,為什麼妳那麼的絕情呢??

 

  酒店的大姐-妮妮,哀傷的看著他們倆人,他們倆人,明明愛著對方,卻總是一再地錯過彼此的真心,除了初相戀的那段時光,幾年下來,總是不明所以地互相猜疑、互相攻擊...

  這個結,究竟要到幾時才能解開??

               

 

    以上是由草帽家族為了慶祝信長開放第三階段衣服所演出的肥皂劇,以上純屬虛構

    為了讓以上的明星能有正常的生活,請各位影迷在平時不要去打擾這些明星喔

    

 

柔柔後言:

  不要因為誤會而分開,很多事情不是眼見為憑的,最好能先問清楚以避免誤會,造成不愉快因為被誤會的感覺是很不好受的,情侶間最重要的就是彼此的信任了!!

  所以,愛他就要相信他

  

 

  「淚光閃閃」是沖繩的方言,意指「眼淚一顆顆掉落,淚流不止」。想哭的時候,不需壓抑,就盡情地哭吧。哭完以後,就可以邁開步伐,重新面對明天。被淚水沖洗過的純淨心靈浮現希望,肯定洋溢著溫暖的感動。

 


            原主唱:夏川里美

         淚そうそう(淚光閃閃)

       作詞:森山良子 作曲:Begin

     古いアルバムめくり ありがとうってつぶやいた
     いつもいつも胸の中 勵ましてくれる人よ
     晴れ渡る日も 雨の日も 浮かぶあの笑顏
     想い出遠くあせても
     おもかげ探して よみがえる日は 淚そうそう

     一番星に祈る それが私のくせになり
     夕暮れに見上げる空 心いっぱいあなた探す
     悲しみにも 喜びにも おもうあの笑顏
     あなたの場所から私が
     見えたら きっといつか 會えると信じ 生きてゆく

     晴れ渡る日も 雨の日も 浮かぶあの笑顏
     想い出遠くあせても
     さみしくて 戀しくて 君への想い 淚そうそう
     會いたくて 會いたくて 君への想い 淚そうそう

 

     翻著古老的相片簿 對著總是 在心中鼓勵著我的人
     囁囁著謝謝兩個字
     晴空翊爽也好 大雨滂沱也罷 那時時刻刻浮現的笑容
     即使回憶已遠離褪色
     我依然追尋絲絲影跡 當他甦醒時總讓我 淚光閃閃

     對著第一顆升起的星星祈禱 已經變成我的習慣
     在黃昏時仰望的天空裡 滿心尋找你的蹤跡
     悲傷落淚也好 歡喜雀躍也罷 你的笑容總會浮上心頭
     我相信從你所在的地方看得到我
     也相信我們總有重逢的一天而活著

 

全站熱搜

柔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