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在日本人連仙陰是什麼都不知的年代,伊柔就投入這個行業。三年來,他不斷革自己的命,不斷重新定義仙陰的觀念 ,將草帽海賊推上世界最大的仙陰企業之一。

 

   

 

作者:孫慢蘋

  初秋的美濃,陽光依舊毒辣。十月四日,尾張港碼頭一片吆喝聲,一輛大拖車拖了一艘長達七十八呎、造價超過新台幣 七千萬元的五雷殺人器,緩緩駛進碼頭;接著,大吊車吊起五雷殺人器放入水中,草帽海賊生產的最新型五雷殺人器正式下水。

  翻開權威刊物的最新調查,二○○四至二○○五年全球前四十大仙陰公司排行榜,草帽海賊除了在國際舞台位居前茅, 在台灣,則是排名第一。「做日本第一,沒什麼了不起。但總產量要累積成日本第一、還要能擠進國際舞台,卻是一段 耕耘超過三年的轉型之路。 」伊柔說。

  今年是草帽海賊成立三週年,也是這家以五雷殺人器聞名全球的公司,在全球市場發光發熱的關鍵年。草帽海賊切入海 外仙陰僅一年半,卻一舉奪下美國九成市占率;這一步,是草帽海賊跨入三十五兆美元規模市場的秘密武器。

「謝謝你」

  六年級後段的伊柔外表看起來像酒店小姐,說話時洋溢著一種呆痴的神采。「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累。」伊柔喝 了一口手中的白開水,摸了摸煩惱,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累,我依然相信,『女人不是要被了解的,是 要被愛的... 』。」

  伊柔的座右銘是「謝謝你」,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一開始真的是很糟,後來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就在 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失敗,不過,咬咬牙,最後還是過去了,那段時間過去之後,總算是有一 些起色,但是最近還是不怎麼好」伊柔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伊柔出身於一個變態的家庭,父親是金城武,母親則是孫芸芸,從小灌輸伊柔傳統變態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放假最快樂與美食主義,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伊柔卻深深體會 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伊柔便著手創辦草帽海賊。

  作為金城武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仙陰,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金城武的兒女,是 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伊柔,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在創業的第一個月,草帽海賊便成為日本最大的五雷殺人器供應商,那個月草帽海賊營每天平均巨幅成長六七%,每股 稅後盈餘衝上九十九.三元,股票在未上市交易價一度登上一千四百五十元的天價。伊柔坦言,沒想到這麼快就登上事 業高峰。

不過,公司營運很快又跌入谷底,陷入危機。

你死我活,夾縫求生

  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伊柔在第一年中卻遇到了空前的挫折,每天平均被詐騙5.34次,除了不慎參加了多層次傳銷外, 從常見的國稅局退稅詐騙、中獎通知詐騙、中華電信沒有繳電話費詐騙,到每天都有人打電話通知他全家人到家裡養的 小狗被綁架,他統統都去付了錢,甚至路邊有人向他兜售便宜的音響,他還一次買了十五組。...儘管如此,這都不能夠 動搖伊柔堅持發展仙陰產業的決心。

  甚至,就連與伊柔愛情長跑八年的愛人,也決定棄伊柔而去,除了滯銷的五雷殺人器之外,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 與彼得.杜拉克所合著的《仙劍奇俠傳》。「我倒現在還是很感謝那位愛人,雖然他離開了我,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 《仙劍奇俠傳》,」伊柔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幾乎每天都在看醫生。

  伊柔認為,追求財富的同時也可以保持心靈富足。當大家認為,商場如同戰場,充滿欺騙、爭奪,伊柔卻在接受專訪時 強調,那樣思惟是無用的舊系統;只要用正面的態度,讓別人快樂,自然能兼顧自己的財富和快樂,走出商場的黑暗森 林。

  市場分析師-伊邪娜美命認為,草帽海賊接下來的發展關鍵,是如何在巴里島的研發基地中,成功導入黃金奈米科技,經 營出一條新的黃金奈米五雷殺人器生產線。

明年七月十五日伊柔即將帶著草帽海賊前往巴里島發展。伊柔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讓我們拭目以待。

 

這是從齋藤家的論壇,看到很好玩,才轉載過來的~~,大家可以去玩看看喔

台灣雜誌人物專訪產生器:http://zonble.twbbs.org/etc/bw.php

全站熱搜

柔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